请选择时期:
怀孕准备 怀孕 分娩 宝宝0-1岁 宝宝1-3岁 宝宝3-6岁

蜂胶怎么样 蜂胶怎么用

来源: 最后更新:23-02-05 09:07:34

导读:作者:朱 黎 1, JAY 2(1.国家蜂产业技术体系武汉综合试验站 、武汉市葆春蜂王浆有限责任公司,湖 北 武 汉 430000;2. 澳大利亚 墨尔本)澳大利亚是全球唯一没有螨害的国家,也是 10

作者:朱 黎 1, JAY 2(1.国家蜂产业技术体系武汉综合试验站 、武汉市葆春蜂王浆有限责任公司,湖 北 武 汉 430000;2. 澳大利亚 墨尔本)

澳大利亚是全球唯一没有螨害的国家,也是 10 大蜂蜜生产国之一;目前澳大利亚商业养蜂主要集中在东南沿海地区,并没有特定区域。欧洲蜜蜂是澳大利亚最常见的蜂种,养蜂主要用于生产蜂蜜、蜂蜡和为农作物等提供商业授粉服务。澳大利亚的蜂蜜品质比较好,蜂蜜产品多以散装和预包装的形式出口到 38 个国家和地区。主要出口市场包括英国、印度尼西亚、北美和沙特阿拉伯等。近几年澳大利亚蜂蜜年产量一直稳定在 2.5 万 ~ 3 万 t。2018-2019年蜂业的整体估计年总产值(GVP)为 1.47亿美元。2015 - 2018 年,澳大利亚蜂蜜年出口量保持在 4 000 t 左右,其余都在国内 销 售 。 根 据 澳 大 利 亚 联 邦 统 计 局 的 数据,澳大利亚蜂蜜出口前 6 名的国家和地区分别是新加坡、中国香港、中国大陆、加拿大、英国和马来西亚。澳大利亚蜂蜜中约有 70%以上是本地蜜源植物生产的,主要蜜源植物是各类桉树。澳大利亚蜂产品主要是蜂蜜、蜂蜡、少量花粉和蜂胶。随着果类植物种植面积的不断增加,蜜蜂商业授粉服务的需求也逐年增加。以杏仁为例,截至 2019 年平箱( 8 框蜂)租赁一个花期,授粉服务费用平均为 120 澳元( 1 澳元约为人民币 4.9 元)。

1 、养蜂群体及养蜂模式

2019 年,澳大利亚的注册养蜂人大约 3万名,总共拥有 67 万群蜂(详见表 1)。维多利亚和新南威尔士两州的注册养蜂人各占总数的近 1/3(31%)。全国注册拥有超过 50 群蜂的养蜂人只占总数的 6%,其余为业余养蜂,注册养蜂人总产值占澳大利亚全国蜂产品及服务总量的 80%以上。而大多数的商业养蜂人拥有400~800 群,极少部分的养蜂人拥有超过 1 万群。

澳大利亚的商业养蜂形式主要以大转地加小转地相结合。一年当中有些养蜂人因授粉服务或者采蜜的需要会转场多达 20 次。澳大利亚不同区域的不同植物为商业养蜂人提供各季节的蜜粉源。其转场通常在 200 ~ 300 km 的范围内,也有少部分养蜂人会转地 1 000 km 以上。转场工具以拖车和卡车配备臂吊或叉车为主,每次转场蜂群数量从 80 群到数百群不等。同世界上大多数地区一样,澳大利亚的蜂蜜产量和蜂群状况也主要受气候、干旱、洪水、森林大火及蜜蜂的病虫害影响;在蜜粉源不足的情况下养蜂人也会饲喂糖浆和花粉补充营养。饲喂的方式和中国不同的是在白天进行,通过车辆运送托盘来承载大桶的糖浆,但在澳大利亚饲喂情况相对较少,只作为短期缓解方案。

业余养蜂者占澳洲养蜂人的 90%以上,业余的养蜂模式各显千秋,最主要是庭院养蜂,法律规定每 500 m2 允许养一群蜜蜂,很多业余爱好者在家里养 1~2 箱蜜蜂,也有极少数养蜂超过 2 群,但是即使在自家庭院养1 箱蜜蜂,如有邻居投诉影响人身安全,政府部门会下达通知勒令搬离,所有养蜂人必须在州政府相关部门注册登记,总之养蜂必须合法合规。业余养蜂爱好者养蜂的目的并不是纯粹为了取蜜,而是一种业余爱好,也就是养蜂找乐,把蜜蜂当宠物来养,这类养蜂人即使养 1 箱 2 箱也非常舍得投入,养蜂工具一应俱全。另一种模式是城市楼顶和公园养蜂,楼顶养蜂,把蜜蜂搬到有高层建筑的楼顶固定不动,也就是定地养蜂,公园养蜂也是如此。蜜多就取蜜,蜜少就给蜜蜂留口粮,生产的蜂蜜捐一小部分给福利机构,其余的做商品蜜销售,市政府每年给予象征性的补贴,这类养蜂者极少数,他们养蜂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城市植被同时兼顾生产蜂蜜。很多地区都成立了养蜂俱乐部,最大的业余养蜂俱乐部超过 300 人,每月会有定期活动,包括技术和学术交流,养蜂人相互做技术交流,同时邀请大学教授或职业养蜂人做相关的报告,俱乐部每年对会员收取会员费,每次交流活动非会员参加必须购买门票。业余养蜂人是澳大利亚养蜂主力军,正好与中国相反,他们单纯的是为了爱好和保护生态而快乐养蜂。

2、 蜜蜂种类及病害

澳大利亚有本地和引进的蜂种,本地蜜蜂超过 1 500 种,有些群居有些则独自栖息。本土蜜蜂颜色丰富、大小各异,但相比欧洲蜜蜂,本地蜜蜂的产蜜量少,因此欧洲蜜蜂依然是澳大利亚养蜂人的首选。目前澳大利亚的欧洲蜜蜂有 3 个亚种(详见表 2)。而大多数澳大利亚养蜂人的蜂群都有杂交现象。

目前没有蜂螨的危害及纯种意蜂的保留,澳大利亚本地培育的蜂王在国内外深受欢迎。澳大利亚培育蜂王的技术成熟,善于优越基因的选取及拥有理想的育种条件。澳大利亚蜂王的销售通常在每年的 9 月至第二年 3 月间。蜂王分为生产王和种王,后者以人工授精的方式繁殖。两者的价格相差 10 倍。生产王多在 40 澳元 / 只,而种王一般在 400 澳元/ 只以上。澳大利亚育王者通过直邮将蜂王邮寄给客户,多以木质王笼搭配饲喂糖块为运送载体。

澳大利亚虽然没有螨虫但是蜜蜂会受到多种病虫害的影响,虫害主要是蜂巢小甲虫和蜡蛾,细菌类疾病有美洲幼虫病和欧洲幼虫病,真菌类包括白垩病和微孢子虫病,前者普遍存在。澳大利亚养蜂人处理措施包括定期更换年轻蜂王,及时更换蜂脾,销毁感染的蜂脾、蜂箱,定期对空置的巢脾、蜂箱和设备进行辐射消毒。同时澳大利亚各州有着明文规定,针对特定病虫害,发现后必须上报州政府农业部门。蜂巢小甲虫在澳洲蜂巢危害严重,没有特效治疗办法,当地养蜂人主要用甲虫器进行干扰,起到一定的控制作用,但不能彻底解决问题。白垩病和微孢子虫病部分养蜂者采取不防不治任由发展等待蜂群自然复壮。笔者到蜂场看到有的蜂群巢门口堆成小山丘般的幼虫尸体,可是蜂箱里全是封盖蜜和赘脾,群势很强,大部分养蜂人对有感染蜂群进行烧毁处理。

3、 职业养蜂人收入来源

澳大利亚蜂蜜的主要生产期是从每年的10 月到来年的 3 月。当地养蜂人在蜜脾有 3/4以上封盖时提取蜂蜜。通常在取蜜前 2~3 天在待取继箱和第二层继箱之间放置隔王板便于换箱取蜜,使用吹蜂机和熏烟器驱赶蜜蜂。绝大多数养蜂者都与蜂蜜销售公司紧密合作,把生产的蜂蜜交给蜂蜜公司销售,澳大利亚按照味道和颜色来为蜂蜜的质量分级。色泽浅的蜂蜜通常具有较温和的味道,也被认为在经济上更有价值。澳大利亚蜂蜜的销售主要以按合约出售和自行销售为主。生蜜和单一植物品种的蜂蜜往往价格更高。澳大利亚蜂蜜的整体质量和价格都高于大部分国家。目前未过滤原蜜采购价格在 5.5~6.0 澳元 /kg 起,而包装好的零售蜂蜜 20 澳元 /kg 起。

2014 - 2015 年,南澳大利亚州的平均蜂蜜产量高于其他州。南澳大利亚州养蜂人平均生产了近 33 t 蜂蜜,而且单个蜂箱产的蜂蜜最多(平均 91.8 kg)。虽然新南威尔士州的养蜂人平均饲养更多的蜂群,但由于单个蜂群的平均产量较低(49.7 kg),他们平均每个养蜂人生产 26 t 的蜂蜜。维多利亚州、西澳大利亚州和塔斯马尼亚州的养蜂人平均生产了 22 t 以上的蜂蜜,而昆士兰州的养蜂人生产了 12.5 t。2014 - 2015 年,全国养蜂人平均购买了 5.5 t蜂蜜, 澳大利亚养蜂人平均将 53%的蜂蜜卖给了合约的加工商。大约 17%卖给了其他加工商,其余的直接卖给了零售(12%)、当地市场(10%)和上门销售(6%)。直接出口蜂蜜的平均销售额很少。除塔斯马尼亚州外,所有州的情况都类似。塔斯马尼亚州有较大比例的养蜂人将蜂蜜卖给其他加工商和直接零售(分别为34%和 33%),8%的人将蜂蜜直接出口。各种规模的养蜂人将大部分蜂蜜卖给加工商或直接零售。然而,与拥有 250 个或更多蜂箱的企业相比,小型养蜂企业在当地市场和上门销售的比例更高。

各州职业养蜂人的收入有所不同,塔斯马尼亚州人均 301 200 澳元,新南威尔士州248 100 澳元。2014-2015 年度全国养蜂人的平均收入最高。昆士兰州的养蜂人从养蜂中获得的收入最低,平均每人为 62 700 澳元。

在全国范围内,来自有偿授粉服务的收入是第二大组成部分,平均每个职业养蜂人 19 500 澳元。在新南威尔士州、维多利亚州、南澳大利亚州和塔斯马尼亚州,每个职业养蜂人从授粉服务中获得的收入平均在 20 000 ~ 27 000 澳元。其他所有蜜蜂生产活动(蜂王、蜂蜡、蜂箱、包装蜜蜂和花粉生产)的平均收入不到收入总额的5%(8 500 澳元)。

在整个澳大利亚,提供付费授粉服务的养蜂 人 数 量 有 所 增 加———调 查 结 果 显 示 ,2014-2015 年 44%的职业养蜂人开展了付费授粉服务,高于 2006-2007 年的 28%。除了西澳大利亚州和昆士兰州,所有州提供有偿授粉服务的养蜂人的比例都有所增加。南澳大利亚和塔斯马尼亚州有养蜂人提供授粉服务支付的比例最高,尽管养蜂人提供这些服务的数量低于国家蜜蜂授粉的需求,如新南威尔士州。大规模养蜂企业有较高比例的授粉服务(33% )。2006-2007 年和 2014-2015 年从事有偿授粉服务的养蜂企业最多。

在调查的维多利亚州,94%的有偿授粉来自杏仁作物,平均每 100 hm2 作物使用 502 个蜂箱。在维多利亚州最常见的作物类型是油籽,包括油菜和向日葵(18%)。杏仁也是新南威尔士州和南澳大利亚州养蜂人授粉的主要作物,分别占总授粉服务的 79%和 65%。在南澳大利亚州,2/3 的职业养蜂人把苜蓿作为第二大授粉作物。在塔斯马尼亚州,樱桃是养蜂人授粉的主要作物(92%)。总之澳大利亚职业养蜂企业各自分工非常明确,有专业的种王场专门从事种王生产出售,大部分种王出口到欧美和日本等国家,国内业余养蜂人因不会育王,每年换王对蜂王的需求比较大。作物授粉则有专业的授粉公司安排蜂群进场,养蜂人按授粉公司的要求把蜜蜂拉到指定地点,其它都有授粉公司安排处理,待到授粉结束,养蜂人在到指定地点把蜜蜂拉走。授粉收入由授粉公司按合同统一支付,也有养蜂公司专门从事生产蜂蜜。澳大利亚养蜂人对专业养蜂特别讲究的是传承,与他们交流时不是养蜂收入的多少而是介绍家族养蜂的传承,以他们父辈、祖辈、曾祖甚至更早一直到本人养蜂多少年的历程而骄傲。澳大利亚普通居民无论年龄大小对蜜蜂有一种特殊的爱好,下至三岁儿童上至八十岁的长者都喜欢了解蜜蜂。

4、 职业养蜂人

澳大利亚职业养蜂人有着一套成熟的养蜂模式,以高效和机械装备为特点。如上所述,很多规模化的职业养蜂人有着很好的家庭传承,这其中包括拥有众多的蜜源场地和规律的转运路线。这些职业养蜂人每年会进行多达20 次转场,范围从一两百公里到四五百公里不等。根据季节的不同,他们会带着蜜蜂前往不同的区域,以保证蜜蜂在各时期都有充足的粉蜜。以维多利亚州为例,很多养蜂人会在冬季之前将蜂群转移至州西部靠近沙漠的地区以获取一些沙漠灌木的粉蜜来维持蜂群的强势。为了提高效率,澳大利亚职业养蜂人以蜂箱为单位来对蜂群进行管理,例如流蜜期他们会整箱添加巢础或空脾而不会进行精细化管理。这种方式主要是因为规模化管理的需要和很高的人工成本所决定。蜂箱基本都是 8 框箱,多数使用双箱产子,始终放置于专业的养蜂托盘之上。根据养蜂人自己的设备和习惯,可以有2、4、6 箱蜂一托盘,托盘上每排 2~3 个蜂箱则用专业工具捆锁。其中以 4 箱托盘最为普遍,托盘大小为 1 120 mm × 710 mm,正好承载 4 箱 8 框蜂箱。

转场运输车辆为专业拖车或卡车,装卸设备主要是吊臂或叉车。较小规模的养蜂人多使用拖车,每车可装载 20~80 箱不等。这类养蜂人多使用 4 轮驱动皮卡来拖运拖车,拖车属于平板类型。由于运载大小和重量的限制,这类养蜂人不适用叉车而一般将吊臂安装在拖车前部,既节省空间又方便装卸。更大规模的养蜂人使用中小型卡车,部分安装吊臂于卡车中后部便于前后装卸蜂箱,而更大规模的养蜂人会使用叉车。以普遍使用的 12 t 卡车(7.2 m)和 4 箱托盘单位为例,其单次运载双箱蜂群数量为 144,即卡车上放置两层托盘,一层为 9 排 2 列,其后部剩余空间用于装载叉车和水箱。除了以上装备配置,养蜂人更需要提前做好各种准备,包括场地的寻找,寻求周围私人土地使用的许可或者得到使用公共场地的政府批准,这个过程可能需要长达一年,而澳洲以各类桉树蜜为主,其多数两年一开花,花苞期可长达 11个月,同时其花粉花蜜具体情况也受气候的影响,因此有经验的当地养蜂人往往会提前几个月在多个相应场地考察当年花苞情况,根据各放蜂场地来制定当年的转场路线。当蜜蜂安置在新场地以后,养蜂人会一到两周来场地进行一次检查,主要内容包括场地整体情况,蜜蜂水源更换,各箱体外检查,抽查群势和进蜜、粉情况等等。有经验的养蜂人会预估当季当地蜜源状况来提前准备整箱空脾或巢础,并即时更换调整继箱。成熟蜜待取的继箱会挪至最上并放置逃蜂板,以便下次来整箱取走,部分地区也使用吹风器来吹走蜜蜂以便取蜜。

5、 蜂产品与市场

澳大利亚蜂产品主要是蜂蜜,以桉树蜜为主,桉树在澳大利亚有几百种,能流蜜的桉树也就只有 40 多种,并且能流蜜的桉树并非年年都流蜜,也分大年和小年,蜂蜜的颜色从浅黄色到深琥珀色。蜂蜜非常受当地人喜爱,常搭配面包或谷物食用,也用于烹饪和甜品。其蜂蜜人均消费量是世界最高的国家之一。主要在两大超市(Woolworth、Coles)销售,蜂蜜价格平均 14~24 澳元 /kg,有中国进口成分的蜂蜜价格 6~12 澳元 /kg。澳大利亚自然生态环境和蜜源是世界最好的国家之一。国土面积辽阔、耕地面积巨大,是先进的农业大国,该国蜂蜜的品质也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之一。本土生产的蜂蜜不存在品质问题,但是该国进口蜂蜜存在很大问题,主要是进口中国蜂蜜。2018 年澳大利亚管理部门对市场进行抽检,媒体发布了抽检结果,部分蜂蜜有果葡糖浆被相关部门确认为从中国进口,媒体的报道不仅让华人群体家喻户晓,也让澳洲国民妇孺皆知。当我把蜂转到油菜场地,当地农场主问我是日本人吗?我答:我是中国人;他问:你们养蜂会不会把中国的假蜂蜜拿到蜂场卖?我答:我们在澳大利亚从事专业养蜂只会卖澳洲当地生产的蜂蜜;农场主微笑着竖起大拇指。虽然澳大利亚是蜂蜜质量最好的国家之一,但是原生态的原蜜极为罕见,除了在有机食品店和养蜂农场能买到外,其它市场很难见到,市场上原产地的蜂蜜品质很好,但是所有蜂蜜都会结晶,绝大多数蜂蜜都经过长时间高温 70℃加热处理,让结晶蜂蜜永不结晶,所有超市看不到结晶蜂蜜。餐饮也是澳大利亚第二大蜂蜜需求市场,很多餐馆把蜂蜜作为烹饪食物的调味品,饮品和面包店也有需求,主要有 13 kg和 27 kg 包装,平均售价 15~20 澳元。这类市场需求占有一定的比例,最大的特点对蜂蜜品质没有要求,临期、过期和生产小包装余料,在餐饮烹饪需要甜味剂时,很大一部分餐馆使用此类蜂蜜。第三大市场是华人礼品店、免税店和代购点,毕竟澳洲保健品深受中国人喜爱,蜂产品消费主角是华人和来澳的中国游客,500 g 装蜂蜜从 15~60 澳元都有,这类市场水很深,蜂产品非常丰富,蜂蜜、王浆、蜂胶、蜂毒一应俱全,从口服保健治疗到美容外敷都有,而且价格不菲。王 浆 和 蜂 胶 产 品 全 是 胶 囊 , 主 要 包 装 为80~100 粒装,售价 30~50 澳元,华人礼品店的价格普遍低于免税店,所有蜂胶王浆胶囊全部从中国进口然后澳洲包装,摇身一变原产地澳洲。笔者剥开胶囊分别品鉴,王浆胶囊中淀粉含量超过王浆的口感,蜂胶品尝后完全没有蜂胶的味道。有华人朋友知道我在澳洲养蜂,常常购买蜂胶王浆胶囊后咨询我,问澳洲的蜂胶王浆质量怎么样,每次听到咨询我总是哈哈大笑,回答说在澳洲买蜂胶王浆不如回到中国去买,有可能买的品质比在澳洲买的更好,朋友问我为什么,我就明确地告诉他们澳洲买的蜂胶王浆都是澳洲的皮中国的心。所有朋友都不理解,其实蜂胶王浆胶囊全部从中国进口然后在澳洲包装,摇身一变成了澳洲珍品。新西兰麦卢卡蜂蜜和蜂毒护肤品是华人在代购店消费的主力,麦卢卡蜂蜜平均都在 90~120 澳元 /kg,蜂毒面霜 20 g 高达 50 澳元,蜂毒面膜 10片 20 多澳元,通过与澳大利亚当地养蜂者Lindsay Callaway 交流,大部分麦卢卡蜂蜜并非来自于麦卢卡,很多麦卢卡蜂蜜属于添加其他成分,真正的麦卢卡蜂蜜澳洲比新西兰品质一点都不差,价格还比新西兰麦卢卡蜂蜜低。根据养蜂人 Lindsay Callaway 介绍澳大利亚有 80 多种麦卢卡植物,能够与新西兰媲美的麦卢卡也有十多个品种。养蜂农场主自售模式主要把养蜂和旅游相结合,规模大的农场主除销售蜂蜜外,自主开发延伸产品。如:蜂蜡主要用于制造蜡烛、润唇膏、护肤品、家具上光剂等。消费者主要来自于澳大利亚当地人,每家观光蜜蜂农场生意都非常火爆。在澳大利亚蜂王浆深受亚洲人的喜爱,但是澳大利亚既不生产王浆也不生产蜂胶,所有的蜂胶和王浆产品都来自于进口,主要进口国是中国。

6、 感受与分享

12 年来笔者在澳洲通过做蜂蜜出口贸易到创办蜜蜂农场,对澳大利亚养蜂业的了解感触颇多,现将亲身经历和体验与大家一起分享:

(1)澳大利亚是一个农业大国,蜂少蜜源多,非常适宜养蜂,无论是农场主种植的油菜面积还是国家森林公园蜜源植物,只能用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来形容,第一次把蜜蜂转到油菜场地,提前到墨尔本北部地区开车 400 km 遍地都是油菜花,完全进入了花的海洋,可是沿路没有看到一群蜜蜂,也真正地应验了人不养蜂天养蜂。

(2)澳大利亚人喜爱蜜蜂的程度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在我的蜜蜂农场无论是小孩还是老人,对蜜蜂有非常大的兴趣,都有开箱了解蜜蜂世界的欲望,这是国人所不及的。

(3)在澳大利亚,蜂蜜不仅进入了绝大多数的家庭,同时餐饮企业也对蜂蜜有很大的需求,澳大利亚是蜂蜜出口量少于进口量的国家,这一点与我 2018 年去韩国考察养蜂业了解的情况如出一辙。

( 4 ) 澳 大 利 亚 政 府 非 常 重 视 养 蜂 , 相关养蜂的法律法规比较健全,职业养蜂人必须注册登记,转地蜂场,每转地一次都要向当地政府申请缴纳一定的费用,养蜂人才会享用该地区的蜜源使用权,其它蜂场 一 律 不 得 来 此 地 养 蜂 , 政 府 会 统 一 安排。

(5)聪明的华人和中国游客在澳大利亚买中国的蜂胶王浆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一个既不生产王浆又不生产蜂胶的国家能够把蜂胶王浆胶囊卖得火爆,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特别是我武汉的一个朋友,一定要我给他买澳洲的蜂胶,我再三解释到澳洲买蜂胶不如我在国内给你买,可是他始终不听我言,油盐不进,没有办法,每次回国必须给他带澳洲生产的中国蜂胶王浆胶囊。我每次买蜂胶带回来时都在心里默默地骂着“真是有钱没地方花。”

(6)澳大利亚国民消费的理念与国人消费的理念截然不同,他们一旦认同购买的商品即使你涨价他仍然会坚持购买,那怕同行价格再便宜总会坚持如一的购买认同的品牌和产品。我的蜂蜜农场出售蜂蜜的价格比超市高40%~100%,通过一次消费之后顾客认同会始终坚持购买;不像中国的消费者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希望你的品质比天高,更希望你的价格低于地平线,这一种畸形的消费理念让中国的生产企业和销售企业苦不堪言,笔者感受颇深。

(7)澳大利亚养蜂者无论是职业养蜂人还是业余养蜂人对养蜂的爱好最大的是兴趣和家族传承,养蜂挣钱不是第一目标,在传承事业的基础上再想赚钱,职业养蜂人机械化的养蜂工具一应俱全,养蜂的劳动强度与当地的其它劳工相比也是一个比较辛苦的职业,可是他们养蜂的快乐多余苦恼,在这一点中国养蜂人与澳大利亚恰恰相反。

养蜂老年化的问题,不仅是中国现阶段的问题,澳大利亚目前也面临同样的问题。绝大多数业余养蜂人全是七八十岁的老年人,职业养蜂人六七十岁比比皆是,五十岁以下也不多见。通过对澳大利亚当地养蜂人的交流,他们也面临着下一代不一定能传承,这一问题不是哪一个国家问题,是世界养蜂业未来发展所面临的最大难题。

标签: [db:关键词]  

免责声明:本文系转载,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旨在传递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

本文地址:http://www.zuomama.com/news/jiaodian/434715.html